•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2018.1.20(我把自己交给命运)》

我把自己交给命运
这让我感到最为自由,
从选择的牢笼中解放出来。

这世上有 为分离痛苦的人,
为寻觅痛苦的人,
因孤独痛苦的人,
因间歇性相互厌烦痛苦的人。

他们总会忘记
这世上也同样有相聚时的喜悦,
初识相见恨晚的激情,
悬而未决时的种种可能,
与时间和命运为敌的注定不忠的诺言 及为之所做的努力,这其中的幸福。

而你不属于这之中的任何一人。
你总是知道全部的事实
所以不为所动,
而我总是忘记。

在俗套的比喻里
你是岸边的礁石
而我是为你来去的浪潮
充满期待 狂奔向你,将自己摔打在你身上,
片刻 又被某些不可抗力牵扯,怅然离去。
我起起落落。
而你总是不变的。
只有最长的时间
才能看出我持续来去的痕迹,
才会明白 你总是在那儿。

你在那儿唯一能等到的 是我。
而我也无法去到你以外的地方。
这即是我的命运。
 

                    
                                              
 

 

2018.1.20

于中国,合肥

后记

    没什么,就是不想离开你。本来是20号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改期到22号。这让我一大早高兴地都写起诗了:仿佛多了一次相聚的快乐呢。(对对,我就是忘了,那多了一倍的分别)

    我什么时候能把你消磨成碎落在海底的沙砾?你什么时候,到我的地方来看我呢?就算永远生活在一起,就能快乐吗?

    时间再流逝,这些问题有时还是会回来。这个时候我除了写诗,也没什么可做的。

2018.4.9 补记

    这几天去了Eden- Bundian Way的一端,和Envrionment Studio的各位一起。我想这首诗里我和你的比喻,也同样适用于历史中殖民与被殖民的两方,适用于人与自然,适用于伤痕与爱。

2018.8.8 补记

    今天对于好诗又有了新的丈量方式:“相反,艺术家通过自己的谈话把经历提高到觉悟层面,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大多数经历所起的作用,对他来说只是为了强化那种经历而不是化解它。” 这是黑塞在1946年写给格奥尔格-莱因哈特的信中说的,摘录于黑塞画传的300页。一首好的诗,给人带来一语中的的快感,不是情绪的宣泄、单纯的描述和赞美,而是凝练了直面生活经历和“觉悟”的哲思的勇气和时间的。